首页 十三步 下章
第十二章
胳膊上佩带着黑纱的市委、市府领导人围绕着王副市长的遗体绕圈子。有关方面头面人物尾随看市委、市府领导人绕圈子。那位枯瘦的黑女人被她的儿子和女儿夹峙着,注视着一群人围着安放丈夫遗体的灵绕圈子。市电视台的记者们高举着强光灯和摄像机绕着更大的圈子。整容师站在圈子外。

 她看到当强光灯打到死者亲属们脸上时。那个已成了骨头架子的老女人闭上了眼睛。他的儿子个头很高,脸粉刺,头发披到肩头,像五十年代的中学物理课本上印着的大物理学家牛顿或罗蒙诺索夫他用下牙咬住上嘴,双眼瞪圆,直强光灯,好像要与光明对抗他用下牙咬住上的一瞬间,整容师想起了‮民人‬公园里猴山上那此手扶栅栏通视人类的智慧动物。他的女儿着大肚子,脸上布黄豆大的斑点。

 王副市长被鲜花簇拥着,料中山装遮掩着平坦如砒的腹部,清瓜的脸上遗留着生前操劳过度的痕迹。

 与遗体告别完毕后,殡仪馆大厅里空空,整容师与几位勤杂工推着遗体往化人炉里走—这是超出她职权范围的事,但她神圣地感觉到,自己有责任陪同他走完最后一段道路,这是神圣的责任—本来,死者的家属是应该把死尸护送到化人炉边的,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他的儿子和女儿一侠仪式结束,就架起母亲,迫不及待地向大门跑去,好像殡仪馆随时都会坍塌一样。

 如前所述,整容可以顺利地把死尸倾吐到化人炉前那块平滑的、装置着弹机关的钢板上。

 他狼狈不堪地躺到钢板上去了,鲜花和绿草统统被扔进了化人炉旁的垃圾桶。一位把全身遮掩得只出两只耳朵的烧尸工人用铁抓钩毫不客气地把他劈开的双腿抓拢。然后,一按电钮。王副市长呼啸着蹿进蓝色的炉膛。炉门自动关闭。就在缓缓关闭的时间里,整容师看到千百条蓝色的火舌扑到了他的身上。他的坦然自若的脸突然痉挛起来,‮体身‬也像弓一样弯曲了。

 这最后的情景给整容师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而这印象的每一次重现,都使她双紧张,好像被他的两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抓住。

 大雨过后是小雨。屋子里摆了盆盆罐雄、锅碗飘勺,一切可以盛水的容器都在接着房顶上漏下来的雨水。整容师没有回来,蜡美人破例没有屋游走。她蜷缩在门后的煤球堆上颇抖。物理教师摆完了容器,便无聊地聆听着水滴与容器演奏的音乐。天还没到黑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十分昏暗。蚊虫在雨滴之间嗡嗡着,老鼠在梁上厮打。他听到了隔壁的哭声。

 他分明看到大球小球钻进了墙。他掀开遮掩口的帘子时,没发现两个球的踪影,那只盛着两匹小白耗子的粉笔盒摆在糟糟的海绵上,一只猫蹲在纸盒边着舌头上的血迹。里透进隔壁的光明,他看到了那两条熟悉的腿。

 在钻不钻的问题上,他犹豫不决。

 他刚刚把上半截‮体身‬伸到隔壁,后脑勺上就挨了重重一

 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上半截‮体身‬趴在屠小英的家里。脸的周围,凌乱地散着一些破烂的粉笔头儿和一个打裂了的粉笔盒儿。而下半截‮体身‬留在整容师家的里。那被拆穿的墙壁仿佛一柄掀起的大铡刀,随时都会落下来,把他拦切断。

 他听到屠小英低声咒骂着:

 “畜生!恶狗!你冒充我丈夫欺骗了我还不算…又唆使你的儿子…勾引跑了我女儿…富贵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朋友干的好事吧…”

 他不顾一切爬到这边来。屠小英挥舞着拼面杖,捍卫着自己的阵地。为了保护脑袋,他不得不举起双手在面前挥舞。挥舞的双手与挥舞的子相碰,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她一边打一边喊叫:

 “你还我的女儿!你还我的女儿!”

 物理教师吃打不过,分拨开冲上去,拦抱住她,把她按到上。她的手在边上摸索着,那里有一把锋利的王麻子剪刀在闪光。

 求生的本能使他在看到屠小英的手握住剪刀之后蹦了起来。她的亚麻头发像亚麻的火焰—如果是黑色的头发就是黑色的火焰—她的有牛味道的嘴巴吐着严肃的痛骂—物理教师抬头看到那祯挂在头上的结婚照。年轻的物理教师微笑着,在照片上。屠小英一手持着剪刀,一手掩着膛,杀气腾腾地过来,在照片下。

 物理教师缓缓地举起双手,喃喃地说:

 “小英,我的爱人…我不是张赤球…~我是你的丈夫…”

 他跪在了屠小英脚下,神使鬼差一般,他抓起一把粉笔头儿进嘴里,响亮地嚼着。

 他感到一只手在‮摸抚‬着自己的头皮。

 他听到她说:’张大哥…求求你,别纠我啦…我不愿意干这种偷摸狗的事~一难道你不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吗?求求你,求求你,教育教育你那两个儿子,不要勾引我的女儿一…”

 “女儿呢?”他吐着粉笔末,困难地说。

 “被你那两个儿子领着跑啦…~富贵啊,你一死,就家破人亡了啊!”他匆匆忙忙地向外走去。

 屠小英从背后拽住了他,说:

 求求你,别从门口走,到处都是眼睛,你,还是从墙里钻回去吧!”

 整容师局促不安地站在市‮民人‬‮行银‬高高的柜台外边,把那三颗从老情人嘴里拔出来、又用铁器砸成三个扁扁金饼的金牙递进去。

 大的铁丝网里,端坐着一个穿西服扎领带的年轻职员。他接过金牙时往外瞥了一眼,整容师手把着柜台的边沿,‮体身‬却好像腾了空。她战战兢兢、故作镇静地等待着。

 年轻职员拿出一块试金石试探着金饼。他歪着嘴笑啦,头还轻轻地摆动了几下。

 “老王!”你听到年轻职员在喊叫。

 “什么事?”隔座的老王站起来。

 “你过来。”年轻职员说。

 整容师感到自己随时都会晕倒。

 老王接过金饼,用手掂量了几下。

 “你认为这是黄金吗?”老王说“不是黄金是黄铜。”

 年轻职员把王副市长的牙扔到柜台上。

 “记住,出卖这种金属不要来‮行银‬,”年轻职员说“应该去废品回收公司鱼”四

 从墙里钻出来,正碰上整容师沮丧的目光。物理教师没有理她,拉开房门,蹿进了绵的雨网里。他在城市里的大街小巷上匆匆忙忙地跑一阵、走一阵。汽车把大道上的积水截到他的绿衣服上;他的脚踩在小巷里坑坑挂洼的积水里。经过暴雨洗涤的空气没有杂质。经过暴雨洗涤的城市美丽无比。他的腿在奔走着,他的心在呼唤着:

 回来吧,孩子!回去吧,回去和你们的妈妈做伴。你们回去,我就死!

 城市里的灯在雨中亮了。稀疏不定,描绘出风的力量和风的方向的银亮雨丝在五彩虹光中闪烁。街上举起了千万把五颜六的伞,好像运动着的城彩蘑菇,好像彩的兹菇在街上淌。

 你怀疑着那一对对在伞里拥抱着的‮女男‬,你感到接吻的声音唤起你难以说清的复杂感情。

 只要‮女男‬一接吻,你的耳朵里就轰鸣。

 “干什么?找死啊!”伞里神出一个浓妆抹的女人脸。你的脸上沽了一口有烟油子气味的男人痰。

 他知道这是自找没趣。揩去猫痰,面前出现了雨中的白杨林。一簇簇花苞状的朝天灯,开放在用鹅卵石砌成美丽图案的、林边甜蜜爱情路边的白色灯竿上。河水淌金银,白杨树皮又白又亮。雨里散发着白杨树枝苦涩的气味、林中草地甜腥的气味。红脊的鲤鱼从河的波中踊跃跳起,宛如半道彩虹,划破水气氮氮的河上空,水面泼刺刺地响。

 你无心欣赏美景,你的心在呼唤。你在观察那些撑着油纸伞、撑着尼龙伞,在河边欣赏美景的人。这是一个绵排侧的优倡爱情之夜,情侣们徘徊着。好像在寻找被雨水冲出来的钻石或是古老的金币。蜗牛探出头上的触角,在树皮上婚动。它们柔软的吻着冰凉的树皮。接吻的声音毫不掩饰,像烟一样,像弥漫的灯光。你勾着我的脖子我接着你的,她扯着你的耳朵你拧着她的。狂风暴雨都不怕,还怕小雨刷刷下?一头头美丽的长发都德镜的。一件件浓波的衣服都紧贴在身上。

 物理教师猛然发现一个臂上刺着黑龙的青年把手探进一个姑娘的怀抱里。这个青年如果没有臂上的黑龙就是儿子方龙,而那个姑娘,正是那位扒掉紧绷牛仔对着杨树干撤的夜游神。

 他不由自主地走到他们坐着的石凳前,心里恼怒而羞愧。他感觉到真理残酷之极。我们是父母的产物,但我们不敢想像这场面,如果看到这场面,我们要上吊。我们知道儿女长大要,我们照样不敢想像这场面。这场面出现在你面前:他把她的裙子掀起来啦,雨珠在她的‮腿大‬上淌着。他们旁若无人。

 你冲L去,怒吼着:

 “畜牲!无啊无!”

 他抬起脑袋,冷冷地看着你,攀曲的头发说明他的血统。

 “噢,张叔叔!”他点着脑袋说。

 “畜牲!我不允许你这样胡搞!街上流行艾滋病!你给我回家!”

 “你是谁呀!”他说“滚开。”“我是你爸爸!”他放下女青年,站起来,对准物理教师的肚子就是一拳。“让你冒充我爸爸!”

 他弯下股坐在水洼里。

 物理教师爬起来,捂着脚口,歇歌无语地走啦。

 他心中的呼唤停息了。

 走到路拐弯的地方,他看到大球楼着方虎在雨中跳舞。他们跳的是体舞,小球抱着他们的衣服,在一边呆呆地看。

 他惭愧地闭上了眼睛。两只手在衣兜里胡乱摸索着。他摸到了一个绿色的粉笔头,便急忙到嘴里去。嗯着它,他眼里出了苦辣的黄水。他想起了自己早已是死人。死人应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不要给活人添。五

 “你认识我吗?"他摇晃着牛顿式的头颅说。

 整容师惊愕地看着闯进家来的、老情人的儿子。她第一次感觉到,即使在自己家里,只穿一条权也是不太美好的行为。她想去边披衣服时,脸粉刺的小伙子堵住了她的路。

 他像王副市长一样高大。

 “你把那三颗金牙出来吧!”他说。

 整容师用胳膊护着双—她怕他的目光—几十年前她就感到它们的可怕。

 “那不是金牙…是钢牙…”

 “给我!”

 她转身就跑,听到年轻职员在大笑、大叫:

 “喂,拜金狂,回来拿着你的金子!’

 “丢了,我把它们丢了!”

 “那怎么办?白丢了?’他说“我知道你不但拔死人的牙齿,还卖死人的脂肪。”

 整容师后退着。

 “十几年前,你在河边投水自尽时,我就偷偷地爱上了你…”“啊…你不知道…你还是一个孩子…”

 他掉衣服躺到上,轻轻地说:

 “刷刷牙,快点来,我等你,我想你·~~·,六物理教师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双胞胎每人拧住你一只胳璐,让你的脑袋连连撞击地面。“畜生!要是再敢去欺负我师母—”双胞胎说“我们就创了K老夫子痛心疾首地说:“禽兽所不为啊!禽兽所不为!”‘这家伙焉坏!挽寡妇门,掘绝户坟,好哑女人。吊死算啦!”小“应该罚他吃十盒粉笔!”解就七他愤怒地对整容师说:“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物理教师哀求着:“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物理教师泪面地说:“求求你…给我动手术…还我的…脸…”整容师痴痴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你对我们说:这一切都是可能发生的—他坐在办公桌后,埋头批改着学生的作业薄“水房之花”的啼哭声伴随着笔尖的沙沙声。以往只要一进教室,只要一批改作业,他基本上能排除杂念。但今天他无法排除杂念,因为,教师们正在议论着屠小英与罐头厂车间主任在办公室里做被抓的事。

 “女人真是靠不住。就像那《红楼梦》里写的,‘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忘不了,君生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孟老夫子说。

 小郭反驳道:“孟老夫子,睁开眼睛看看世界吧!屠小英有什么可指责的?方老师死了,她就应该去寻找幸福!活人没必要为死人受苦,死人不能抓住活人不放!”

 一滴红墨水滴在学生的作业上,泅开了,很大很大。

 “张老师,听说你每天去屠小英家,看出点迹象来了吗?”秃头顶的李老师低着头向。

 他从桌子后站起来,嘴张了张,又闭上了。

 “听说屠小英很早之前就与那小伙子勾勾搭搭的,只是瞒着方老师这个书呆子。”

 “行啦行啦,没准你老婆现在正与她的情人在亲嘴呢!”小郭说“中国人的精力大部分浪费在刺探别人的隐私上。实际上。谁的心里

 也不干净!你们,哪一位见了漂亮女人不动心?哪一位能做到‘坐怀

 不’?尤其是有些干部,好像生来就是道德检察官。就说‘女政委’,她老人家究竟跟多少男人搞过?”

 他慢慢地站起来,拉开房门进人走廊,冲出粪便的臭气,飞奔回家。

 我必须对你讲清事情的真相。我没死,我活着。我要她还我的脸。我不要你改嫁他人。我不能忍受你与他人做。当然我也有罪过

 他奔跑着,听着学生们在体育教师的哨音指挥下嚓嚓嚓地跑步,听着混凝土搅拌机在轰轰地转动,转动着教师们的新居。

 你跑到自己的家。家里没有屠小英。只有那帧照片在墙上注视着大球搂着方虎在上。他吐了一口血。抬起手扇了方虎一巴掌。大球抓住他的手腕,方虎捂着脸骂:

 “老蛋!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爸爸生前都没打过我…”

 她打着滚哭起来。

 大球把你一把到门上,说:

 “爸爸,你算什么狗爸爸!’

 你对我们说:如果屠小英嫁给了市纪委书记一物理教师听到孟老夫子愤愤地说:,这女人,丈夫尸骨未寒,她就攀上高枝啦!"

 他无法聚起精神批改学生作业。窗户开,对着操场。操场上停着十几辆披红挂彩的高级轿车,鞭炮挂在杨树枝上,僻麟啪啪爆响。两位女缤相穿着红绷衣服,把按照俄罗斯传统装扮起来的新娘屠小英架出来。穿一身笔料中山装的新郎伸出生着寿夜的手,搀住了新娘的臂膊~一她身着一袭轻双双的白纱裙,脚前缀着一朵大红花…

 他口吐鲜血,伏在办公桌,鲜血污染了学生的作业本…

 你对我们转述小郭的话:“听说了吗?方老师的子投河自尽啦!”

 “好一个节烈女子!”孟老夫子感叹地说。

 “她可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啊!”李老师说。

 “死了也好,强似活着受苦。”宋老师说。

 “说是这么说。可真要死临了头,又想活下去。”李老师说

 “这就是人类的弱点。”小郭说“大家都不彻底。我也一样。譬如:明知道当中学教师是他妈的天底下最倒霉的事,可我们还是教,骂着娘教,发着牢教。明知道现在干什么—哪怕去收破烂也比当教师实惠,可我们还是舍不得离开,舍不得这每月连带屎的九十元零五臭钱!”

 “刘书记来啦!”宋老师低声说。

 “孟老师,您说我们有没有必要向学生简单介绍一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小郭高声说。

 你站在离城三十里的河边沙滩上,看着屠小英被沙土掩埋了一半的尸体。你想起了那条被河底淤泥活埋了一半的鱼。‮安公‬局调查清楚这不是个外国女人而是个死去的中学教师的老婆后,就失望地开车回去啦。她孤零零地躺在这儿,全身散发着臭气,吸引来成亿的大妈蚁覆盖她白色的体,吸引来成百的乌鸦在她尸体上空盘旋,吸引来数十只野狗围着她绕圈子。你轰赶着野狗,它们瞪着血红的眼睛蹲在你不远处咆哮着;乌鸦哇哇地叫着,把一摊摊黑白间杂的屎履到你身上,乌鸦粪便的气味与燕子粪便的气味几乎没有差异;蚂蚁在死人身上挤不到位置便向活人进攻。你的身上、脚上开始出现蚂蚁爬动的痰。你没有逃跑。你缓级地跪在沙滩上,跪在屠小英的尸体面前,等待着野狗咬断你的喉咙,等待着乌鸦牵拉你的肚肠,等待着蚂蚁把你啃成一架白骨。

 你对我们说—他看到一个跳姗学步的孩子从白杨树晾里摇摇摆摆地走过来。这是个漂亮的小男孩,穿着牛仔小背带巾衫,赤着小脚丫。他生普柔软的亚麻头发和碧蓝的眼睛。一个‮体身‬高大丰胰的、衣着华丽、高咨云异的贵妇人从白杨林追出来。她跑着,沉甸甸的俄式Rx房跃动着一他会不会想起那头撞Rx房的奇遇呢?还有,一匹黑色的大洋马啃着白皮青苹果的情景?你举着一束火红的美人蕉着她走去。那个美丽的混血小儿成了你们之间的障碍…

 你对我们说,有一个人被关进铁笼里吃粉笔…他举着一支粉笔到嘴边,我们都闻到了它的香气,看到了它的光彩。你说他感到这粉笔有皮、有馅,气味鲜美,好像一只精心灌制的小香肠…

 我们听你说有一个在铁笼里吃粉笔…~

 在你与我们周围,除了长颈鹿,所有的飞禽走兽都竭尽全力发出了它们的吼叫。

 假如—为什么不可能呢—他穿着那身油渍麻花的屠户服,出现在都以为是张赤球其实是方富贵的迫悼会上。

 追悼会在学校操场上举行,几千名学生站成黑的<十三步> M.ihBxS.cOM
上章 十三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