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三步 下章
第十一章
…冒着夹杂‮硬坚‬冰雹的谤沱大雨。物理教师向前走。

 他的头皮早己麻木。‮体身‬几乎凉透。

 在急雨和冰雹的打击下,破梳般的玉米叶片宛若被打断的鸟翅聋拉下去。地上蓄积着齐膝深的白水,急雨和冰雹打得水花四溅,溅到你失去感觉的身上和与你同样狼狈的玉米上。他的我们熟悉的绿制服紧紧地在身上,有的地方有大的皱纹,有的地方像光滑的驴皮。我们听到了隐隐约约在半天里的滚雷声、仿佛一万机关同时扫的嘈杂雨声、雹声(雨声、雹声更多的是通过玉米茎叶表现出来)。你只听到冰雹敲打你的头盖骨时,发出的那种清脆的响声。你模模糊糊地看到一片灰白之中,那些绿色、瘦骨伶仃的玉米茎秆在颇抖。你看到在你的内脏包围之中的那一点点金黄的余烬,我们担优地注视着这一点点希望之光、生命之火。他对我们说:“你在苟延残。”我们看到你迟缓地往前动。他说:“你们都要学习物理教师这种‘生命不息,前进不止,的精神。”

 他的左眼镜片被一颐打在坚韧玉米叶片上又反弹横飞起来的鸽蛋大的冰雹打裂了纹,右眼镜片被玉米秸秆划得糙桩。这样,他的眼前就是一片模糊。与其说他能看到外部的客观世界,不如说他能看到自已的主观精神。他虔诚地、激动万分地注视着那一点金黄、辉煌的音乐在那点金黄周围缭绕着。他的嗅觉有时失灵,有时又猛然恢复!

 正常,失灵时所有的气味都消失—如同双眼失明一团漆黑—如同双耳失聪一片死寂—猛然恢复正常时所有的气味同时出现—不但侵人你的鼻道,而且侵人你的耳道、食道、眼睛—雨水的冷冷的淡绿色的腥气像鲤鱼的鼻梁,玉米茎叶的粘腻的深绿色腥气像青蛙的卵块,冰雹的冰凉的银灰色的腥气象悬挂在枯枝的鱼肠。还有从天而降的鲤鱼的气味青蛙的气味。水面上浮游跳跃着一摊摊青蛙的卵和鲤鱼的鳞。汹涌的腥气的澎湃有声。他继续前进、在雨里、在水里、在雹里、在声音里、在气味里。在气味的声音里、在声音的气味里。在声音和气味的影子里。在声音和气味影子的颜色里。在颜色的重量和能量里。在梦里。在爱里。在一棵墨菊(花瓣弯曲如龙牙)的玉一样温暖的蕊里。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他看到远处有一点金黄的灯光。大雨变成沙沙的牛细雨,身后水声如风。‮奋兴‬的蛙鸣连绵不绝。雨的隙里,出现了三五颗寒冷的星斗。狗在面前的村庄里昏不醒地怪叫着,道路上布深及小腿的泥泞。他踩着道路的硬底往前走。路边的大树像一个个黑色的巨头怪兽,森森地礴踞着。树冠不时把承受不住的雨水抖下来,哗哗哗一阵阵响,像树的冷笑,像树的峨叫,也像树在睡梦中遗

 那一点遥远的、明亮的金黄与他内脏中珍藏的那点微弱的金黄遥相呼应,唤起了他内脏的知觉。像电从高处往低处动一样,像水从高处往低处动一样,强烈的光就是高的光也在向弱的光也就是低的光动。你的心里的光明缓慢地扩大着地盘,驱除着黑暗。你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了。肺叶开始扇动了。空虚显示出了受‮磨折‬的胃袋的轮廓。纹痛宜告肠子的存在。周身的冰凉告诉你有皮肤和肌。运动的艰难对你说明你有腿。口腔里的声响告诉你牙齿在何方。他终于完善地重新体会到人体的基本结构。家的音乐轰鸣起来,感情出现了,他突然嗅到了一股粉笔面儿的香气,这香气是那么亲切、高贵,他的眼里摘浓的。你擦着被粉笔面儿染得缤纷的嘴,眼泪汪汪地望着我们,家的音乐与远处的金黄是一致的。它成了暗夜中的灯塔,你就像一艘被狂风暴雨挞得帆破桅断的破船,缓慢地、哈唯呀呀地驶向了它周围都是稚拙的房屋的半虚半实的大影子,你仿佛进人了童话中的世界〔。那点金黄跳跃不定、忽远忽近。你终于近了它。

 物理教师恍恍惚惚、迷糊枷,宛若躺在一只‮大巨‬的摇篮里。他试图睁开眼睛。但眼睑好像被a稠的搪浆枯住了。真正的家的音乐轰响着,他沉醉在极度疲惫的幸福里,闭着眼也看到自己的‮体身‬被金黄的温暖包围着

 好像有一只弹丰富的进了我的嘴巴,我感觉到双重的爱在‮慰抚‬着我的灵魂。甜甜的、暖洋洋的汁灌我的口腔,人我的咽喉。你像一个小狗患子,贪婪地着,你的喉陇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他的手与脚勾挠着,像闭着眼吃的婴儿习惯的动作。

 你看到汁怎样在胃里与各体调和在一起,看到胃壁在着这些体;看到肠道收这些体,看到营养的体进人骨骼、肌、皮肤、发…你感觉到自己在生长。

 “喂!喂!邮差,邮差,你好了吗?”物理教师听到一个柔和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

 谁是邮差呢?他迷茫地想。

 一手指、一定是手指按在了我的鼻子上,物理教师想。那食指按着,着他的鼻尖,好像一个女报务员在拍发电报。滴达滴达的信号传进他的大脑。你听到那个声音又在呼呼叫:

 “邮差,你醒醒吧,我们给你点东西吃!”

 他努力睁开眼睛,眼前飞动着五彩的烟雾,他习惯地往脑袋旁边摸索着。

 “爹,他醒啦,他睁开了眼睛!“那个像一盘盛开的、旋转的葵花在说“邮差,你摸什么呀?”

 “眼镜,我的眼镜…”物理教师说。

 “噢,没有眼镜你就是瞎子?”

 眼镜夹作了你的脸你的左眼看到她确实像一朵茸茸的向葵,你的右眼看到她生着一张红彤彤的圆脸,睫蓬蓬的,两只绍长的眼睛爪。闪烁着金子一样的光芒。

 物理教师清?w过来,翻身待爬起,那姑娘却伸手按住了你。你看到她纯朴美丽的嘴巴里有两排细小、整洁的牙齿,蓬蓬的睫和男孩子一样短促乌黑的眉毛使她的脸上显出一种动人的、睡眼你的经过暴风雨洗涤更加敏锐的嗅觉从她的呼吸里捕捉到一股浓郁的蜂气味。她说:

 “你别动,躺着,我叫俺爹过来,爹,这个邮差醒了,你来呀!”

 你看到从房子的另一头慢慢地走过来一位步伐坚定、目光异常犀利的、无法判断年龄的人。

 趁着他向你运动但尚未运动到你面前这段时间,你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又长又宽的地铺上。地铺上铺着厚厚的打软了的、金黄的小麦秸秆,它们散发着强烈的太阳气味,和麦粒炒焦后的苦香。这是一个温暖的大房子,足有二卜米长,七八米宽,一贯到头,中间没有间壁墙,这似乎是做过仓库的房子。一杉木房梁上悬挂着一盏马灯,马灯出的金黄光线十分柔和。房梁上结着白色的蛛网,两只小蜘蛛在灯光里做着你升我降或是你降我升的游戏。离草铺不远的墙边垒着一个锅灶,锅里咕噜咕噜地响着,从锅与锅盖的隙里,钻出一绪缕强劲的蒸汽。气味鲜美无比。灶里着劈柴。火苗子轰轰地响着。在房子的那一头,也悬挂着一盏马灯,又一大的衫木房梁上悬着五只大的铁钩子。墙壁上血迹斑斑。地上躺着一条捆绑住四蹄的老黄牛。牛角弯弯,牛眼蓝蓝,它呼味呼味地息着。灶边一堆细草上,趴着一只黑大狗。狗眼下有两块十分对称的、金黄的斑点。灶里的火苗子映照得狗像上等的绸缎一样放出光泽。狗‮大硕‬的头颅平放在两只前爪上,狗眼眯着,但依然放梦般的、使人神往而又惧怕的强烈光彩。在黄牛和黑狗之间,横着一个柳条编成的长篓子,篓洽很浅,篓上沾发黑的血迹,篓里凌乱地摆着:一把牛耳尖刀,一把厚重的、黑脊白刃大砍刀,一把葵花叶状刀,一把柳叶长刀。一,一柄‮大巨‬的铁锤,儿条旎的黑麻绳。

 你还看到灶旁的劈柴堆上,晾着你的绿制服,几宽大的聆上,贴着十几张面值不等的‮民人‬币。

 那男人走过来,弯下,探询地看着你。你以为他要问你的来历呢,却听到他问:

 “喝酒吗?”

 你急忙爬起来,低头看到自己穿着一身肥大的布衣服。衣服糙的纤维‮擦摩‬着皮肤,生出舒适和快乐。姑娘—她有十八、九岁了吧—却举着一个给婴儿喂瓶,调皮地问:“你还吃吗?"她穿着一件红方格上衣,头发也蓬蓬的,很像一个鸦鹊的巢。

 “给他倒碗酒。”那男人说。与他的女儿比较,他分明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

 老人坐在草铺上,掏出一个磨得油亮的牛皮烟口袋,把一黄铜烟嘴、红铜烟杆、青铜烟锅的全铜烟斗伸进皮口袋里挖出一锅金黄的烟末。他漆黑的牙齿咬住烟斗的嘴,用枯搞的大手捏起一钢铁的长钳,伸进灶里。夹过一块僻叭细响着的灼目炭火,引了烟锅里的烟。这一系列动作他完成得连贯而自然,旁若无人,显示出绝对的一家之主气度。

 与此同时,那姑娘赤着脚从草铺上蹦下去。物理教师没有一丝一毫念地注视着她那两辫结实的股活泼生动地‮动扭‬着。你注视着她离去又注视着她走来。她用两条胳膊抱着两只涂釉的古老黑坛子,滋着调皮和愉快的神情。

 老人用大拇指把烟锅里姗烧着的烟末往下。你惊异他的手指耐烫的能力。他眯着眼看着抱坛而来的女儿,眼出的光辉与黑狗眼出的光辉一样:具有梦般的质,使人神往又惧怕。

 姑娘跪在物理教师与老人之间,笨拙地俯身放下坛子。她把扣在坛口上的两只黑碗取下,放在铺草上。因为草的不平整碗倾斜着。她拔开堵住坛口的木子“哮登”一声响,浓烈的酒香随即四滋。终生与酒没结缘的物理教师沉醉在酒的气味里。他蒙地望着袅袅上升的淡蓝色酒气,突然感觉到生活无比美好。姑娘搬起坛子,往两只碗里倒酒

 她拔开另一只坛子的木时问:

 “爹,你要加吗?”

 老人低沉地说:“加一点吧!”他的嗓子里有一种威严的、沙沙的杂音。

 姑娘用一细劈柴,从坛子里挑出蜂来。蜂是金黄,与房子里的基本色彩一致。它的光泽更金黄一些、更润泽一些。它十分私稠,在劈柴与坛u之间拉着细长、金黄、半透明的丝。

 她把蜂挑到碗里,慢慢地搅拌着。蜂在溶解。野菊花的药香味儿在扩散,酒浆在改变颜色。她把两只酒碗里都加了蜂之后,伸出舌尖着枯在劈柴上的蜂。她的脖子仰着,大得很美的嘴张着她有蜂一样的颜色,她有蜂一样的芳香。她是个蜂一样的好姑娘。物理教师幸福得想放声大哭,他感到生活无限美好。

 “什么样子!”老人譬了一眼女儿,说。

 姑娘把劈柴扔给卧在灶边的狗,真诚地说:

 “老黑,你净了它吧。”

 黑狗睁了一下眼。好像不情愿似的,徽洋洋地伸出一只前爪。把那块粘着蜂的细劈柴扒到嘴边,用舌头了两下,便不动了。好像它对劈柴上的蜂并无兴趣,它的劈柴仅仅是为了执行姑娘的命令。

 姑娘用双手捧起酒碗,递给物理教师,说:

 “邮差,请喝酒。”

 物理教师受宠若惊地接过酒碗。听到她说:

 “你是送电报了路啦吧?”

 她捧起另一碗酒递给老人。老人收拾起烟袋接了酒碗。他说:

 “喝吧,驱驱寒气。”

 物理教师轻轻呷了一口酒。金黄的酒浆,香、甜、醇、猫。他的眼睛的。

 老人说:“捞两块给我们吃。”

 姑娘又赤着脚蹦下草铺,蹦到灶边,揭开锅盖。薯菇状的蒸气猛然冲起,马灯的光钱被雾气笼罩,变得短促又肥厚。锅里没有大波,只有一些细碎的小花簇拥着几块金黄的牛。那只黑狗伸出舌头了一下姑娘的脚后跟。她抬起脚点了一下黑狗的头。说:238

 “你也要吃吗?等等。别着急。”

 姑娘从灶后拉过一块木板,放在锅台上。又摸过一柄二齿的铁钩子,抓起一块像枕头那般大的牛,放在木板上。她对狗说:

 “拿刀去。“

 黑狗站起来,伸伸懒,走到柳条篓前,叼着那柄葵花叶状的刀,回到灶边,昂起头举着刀,等待姑娘来拿。

 她用葵叶刀切了一块拳头大的牛,扔到细草上。她对狗说:

 “你别着急呀,当心烫掉了牙齿。”

 黑狗趴回到细草上去,用两只前爪捧着那块,不时伸出舌头,试探的温度。

 姑娘切下两块依然如拳头大小的,用两筷子着。递给物理教师一块,递给老人一块。她又端来一碟子细盐,放到物理教师和老人之间。她说:

 “邮差,你吃吧。吃了一块再切一块。”

 老人也不说话,端起酒碗往你的酒碗上一碰,仰着脖子连喝了三大口。你看到酒浆从他的喉咙里滑下去。老人说:“喝吧!”

 他举起啃了一口你仰起脖喝了一大口酒,啃了一口金黄的牛。牛丝丝分明,异香扑鼻。你大碗喝酒,大块吃,再一次感觉到生活无限美好。

 物理教师喝了半碗酒,吃了三块拳头大的牛,酒足饭。他感到连来的劳累烟消云散,精神奋发得要命。老人喝了一碗酒,吃了一块了一锅烟,说:

 “您随便,要睡就睡,想走就走。妞儿,穿好鞋,跟爹干活去。”

 老人装好烟袋,从草铺上站起来,走到墙边,摘下挂在墙上的油布遮据,上边的禅儿挂在脖子上,下边的禅儿系在艘里。姑娘穿上一双粉红色的高水鞋,扎上了一条金黄的油布遮据。她说:“邮差,别听俺爹的,你还是等天亮了再走。”她指指劈柴上的绿衣服和钞票,说:“你的东西还没干呢。”

 父女俩向房子的西头走去,躺在地上的黄牛低沉地鸣叫起来。

 你看到姑娘从不知哪个墙角上拖过一张大红的方桌,方桌上摆上了一对大红蜡烛,蜡烛上写着金字。两座蜡烛之间摆着一尊黄泥烧制的香炉,炉里盛着小麦。姑娘取火点着蜡烛,又在蜡烛上引燃了三支香,一一在香炉里。这时烛火渐渐明亮,火苗神秘不安地跳动着,照耀得房子里的一切都在神秘不安地跳动。牛眼在跳动,狗眼在跳动,房梁上的蜘蛛在跳动。

 老人跪在香案前磕了三个头。姑娘献到香案上一束金黄的茅草。

 在烛火里,在缭绕的香烟里,在涂墙壁的金黄里,老人笨手笨脚地走到柳条篓那里,拖起那柄大铁锤把子,退后一步,直牛的眼睛看。

 你看到牛的眼宛如一块蓝色的宝石在闪闪发光。牛眼里的蓝光比烛火的光芒、灶火的光芒、马灯的光芒都要强烈很多倍。老人叹了一口气,然后以出其不意的、令你难以置信的迅猛动作抢起大铁锤,打在牛的脑门上。你听到一声响,很沉闷,很猫腻。老人扔掉铁锤,蹲到了一边。牛眼里的光芒电一般消逝了。只是在明亮烛火的映下,它才能反出一些短促而细弱的淡蓝色的光芒。

 姑娘抄起那把牛耳尖刀,迅速地挑断捆绑牛腿的细绳。牛腿像被压缩的弹簧撤掉了压力“叭叭叭叭”地弹起来。她把一大的圆木踢到牛体的这侧。现在,牛肚皮朝天,四条绷得笔直的腿像四炮管,倾斜地上指着,牛腿还在索索地抖动。姑娘用牛耳尖刀挑断了牛腿上的筋,换了把大柳叶刀,挑开牛脯正中的皮肤,又换上大砍刀。啪啪啪几下。劈开牛的骨,暴出那个金红色的、像一个椭圆形大香瓜的牛心。牛腔里热气腾腾,牛心还在跳动。她用牛耳尖刀往跳动的牛心上一戳,牛血四溅,索索有声。牛血嘟嘟地着,但他们不去管。姑娘从不知哪个墙角上推过一台给果树药使用的高雾器,推到房梁下。高雾器上有两红色的胶皮管子,一在一个能盛六桶水的大缸里,另一被老人摄在手里。姑娘站在高雾器后,一脚踩住踏板,双手接住推拉进气杆的横把手,紧张地等待着

 你看到牛心上的血变小了。老人把连结着红色胶皮管末端的空心尖嘴铁管到牛心上的大动脉里。

 姑娘的‮体身‬随着推拉杆前仰后合起来。她往后拉杆时,缸里的水通过红色胶皮管进人高雾器的呷筒;她的‮体身‬前俯时,卿筒里的水进人牛的心脏。你看到她的肩脚骨上渗出的汗水把红格布褂子了两块。

 在高雾气咕哪咕卿的响声里,物理教师连连打着09,牛酒的混合物不断上冲咽喉。好像那缸里的水不是人牛的心脏而是入了你的心脏。

 你一直呆呆地看着她把那一缸水通通人牛的心脏,通过心脏进人大血管小血管细血管,通过微血管渗人肌渗人骨头渗人每一个细胞。

 老人从牛心脏上拔出铁管,用一块破布把牛心上的伤口堵起来。

 她走到水缸边,把红胶皮管子出来卷起来。老人把他手里的红胶皮管子也卷起来。她把高雾器推到不知哪个角落里。烛光明亮,火焰里有发黑的两点,那是蜡烛的儿结成的烛花,据说可根据烛花的形状预卜年成的好坏、预侧女儿的婚姻幸福与否。

 他们干上述一切时聚会神,旁若无人。

 “行了,歇歇吧!”老人说“天亮前半个时辰再开剥牛皮,剥早了少出分量。”

 父女二人回到草铺边,鞋子摘围据。姑娘惊奇地说:

 “邮差,你怎么不睡觉呢?’

 物理教师有‮窥偷‬别人隐私被抓获的馗尬。你支支吾吾地说:

 “我…我不想睡…”

 “不想睡?”她分明是狡猾地笑着,赤着脚蹦上草铺,把我方才剩下的半碗酒咕嘟咕嘟灌下去。她的嘴滋润极了,那上边一定有蜂的气味,也有酒的气味。她还用舌尖抿着滋润的嘴,鲜红从滋润里显出来,光洁无比,润无比,宛若涂抹了一层牛的血迹。

 老人警惕地看你一眼,擦擦烟袋锅,挖出了一锅烟,又擦擦烟袋嘴,递给你,请你抽烟。

 你战战兢兢地接过烟袋,就着他用火钳夹过来的炭火着烟<十三步> M.ihBxS.cOM
上章 十三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