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三步 下章
第三章
医学博士欧山本最近在这座美丽小城的报上的“家庭生活”专栏里,向市民们宜告了一个无法用悲喜来定义的消息。请允许我把报的情况介绍一下;几乎每一个小城市都有一张这样的报,它四版,大小与公开发行的“参考消息”一样,纸的质量很好,轻轻一就像罗纹纸一样,富有水性和除垢,这就决定了它与厕所的密切联系。市‮府政‬每年要为这家报纸补贴五十万元。我们没有必要来讨论这家报纸的存在合理性,因为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们偶然地想一想:当所有的小城市有一张报,惟独我们这个城市没有这样一张报,将会是什么样子?

 去年,市政协一位多吃了老酒的老人写了一份毙市报的提案,这座城里有两千多人怒火冲天;市委书记办公室里愤怒的人们川不息,有人扬言要把政协醉酒老人的蜗居聚财巷十九号炸平。

 报的总编和副总编一起拜访了王副市长。

 总编从精致的人造牛皮公文包里出一份发黄的旧报,报上登载着一条消息:

 女青年失足落河,副局长奋勇救人…昨黄昏,市‮府政‬劳动局副局长王国忠与子儿女在白杨河边白杨林中小道上散步,忽见一美丽的女青年失足跌人河中,河水湍急,女青年随波逐,生命危在旦夕,值此千钧一发之际,王副局长不顾个人安危,一个箭步,跃人河,卜救起了遇难女青年…

 王副市长‮摸抚‬着那张发黄的旧报纸,好像‮摸抚‬着情人圆润光滑、生着一层细细金的臂膊…

 欧山本博士用他一贯的权威笔调、坚定不移地向本市‮民人‬宣布…无论因什么疾病死亡的人,在理论上,都存在着死而复生的可能…有力地粉碎了“生命只有一次”这一庄严的谎话

 博士旁征广引,列举了无数事实,并用高等数学中的线多变A数和齐次可列马尔代夫方程进行了复杂的推导—实际上,他的推导纯属多余,因为,没有几个人去看他的数学公式,我们对他的文章坚信不移。

 只要是需要,什么人间奇迹我们也能创造出来,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可以有,没有原子弹可以有原子弹…

 原子弹爆炸时,钢铁都气化啦,沙漠里的沙子都变成了玻璃。你的眼前突然升腾起蘑菇烟云,‮体身‬甄飘,不知去向。只有右手紧摄着的一个物件,才使你没有飘向不可理喻的地方—他复活后多次讲过死亡的感觉;死亡就像轻烟一样在空中飘—你努力抓住这一点坚实,并竭力扩大着坚实的领域。效果明显,你感觉到自己,并且,恍然大悟般地想到:没有使自己化为一股轻取飘的烟雾的那一点坚实,那一点重量,不是黄金也不是钻石,而是捏在手中的一截粉笔

 他睁开眼睛,立刻就被两冰凉的手指按住了上眼皮,不但按,而且,与此同时,你根据声音方面的一般公式,推导出那个发出喋喋不休话语声的嘴巴距离你的眼睛约有一百零二厘米,他喋喋不休地对你说:方老师,您闭上眼睛,安息吧…您虽然不够资格,但我们已经打通了殡仪馆的关系。由“美丽世界”特级整容师李玉蝉为您整容…明天下午,王副市长将来我校参加您的追悼大会…

 你感到校长冰凉的手指无疑是在‮害迫‬你:它旋转着迫你的眼球。它向你发出命令:闭上你的眼睛!

 现在,你才意识到,活人的世界已经拒绝接受你,校长用他威严的手指命令你闭眼。死人不许睁开眼睛!

 你张开嘴巴,想告诉校长:我活着!根据欧山本博士的理论,死去的人可以复活!

 方富贵以他辉煌的死—累死在讲台上—为第八中学、也为全市的‮民人‬教师,争得了同情和光荣。市报以显著的位置和空前的版面向全市‮民人‬报告着他的死讯。广大的呼声从千家万户发出,汇成一个运动。呼声:关心教师生活,提高中年教师的工资运动!向赚钱的企业和富裕的个人募捐,建立“中年教师保健基金”

 呼声益高涨;运动方兴未艾;红领巾走上街头。

 方富贵的死比方富贵的活更有价值—他不知疲倦地梗直脖子发议论:

 如果说把尚未死利索或者说把死而复生的方富贵送往“美丽世界”当死人处理包含着不人道的因素,那么,牺牲这一点点人道,是为了换取更大的人道。这在历史上有过无数的先例:曹为了安抚军心,借用了勤勤恳恳、忠于职守的粮官王皇的头颅;为了当上皇帝施仁政,李世民砍断了同胞兄弟的脖子。任何革命都是以小不人道换取大人道“一对夫一个孩”也是以小不人道换取大人道。

 为了改善全市教师的生活条件,延缓他们的生命,方富贵如果复活是反动,方富贵活着进殡仪馆是大人道—议论完毕,你的脖子缩回,重新进人你反当食物一般的叙述;你的喉咙里有一种摺糊动的呼噜声:

 你咬紧牙关,不使声音从嘴里发出,全市教师都希望你死,都怕你活。为了配合募捐活动,报刊载了哲学博士的论文,从哲学的角变用哲学的方法对医学博士“生命不止一次”的论点进行批驳。光活着的人就够麻烦的了,死去的人不许回来凑热闹。人口爆炸,生存空

 间益狭窄,如果死人都要复活,如何得了呢?

 全市‮民人‬一齐发出怒吼:方富贵不能复活!死啦就是死啦,不许混淆生与死的界限。

 尽管你的子屠小英在嚎哭,尽管方龙和方虎在嚎哭,你也不敢睁开眼睛。你只能从睫隙里偷觑着子和儿女的泪脸。鲜花和荣誉像雨点般打在你的身上,像破砖烂瓦、像泥土沙石,镇着你的膛。死去的不许复活。这是铁的定理。

 第八中学校办兔旅头加工厂的大头汽车,把看起来是死了其实还活着的你拉到了“美丽世界”车厢里的兔随风翻滚,好像春天的柳絮。

 春天的轻薄气味‮逗挑‬着你,拉活兔的汽车沿着河边的水泥公路缓缓行驶。河里细如鳞,鱼鳖虾蟹都浮在水面上游泳。一个人要强制自己不睁开眼睛比强制自己装哑巴困难十倍,其原因是眼皮比嘴轻捷便利,睁开眼睛比开口说话要便利得多,所以,装哑巴可以成功,装瞎子比较困难。

 在河边这条洋滋着爱情的甜爱路上,拉活兔的汽车,凭借着方富贵死在讲台上的荣誉,冲破了甜爱路严卡车和畜力车行驶的规定,载着你的尸体,鸣着汽笛,缓缓行驶,武扬威。把一对对情侣通到路边,接着白杨树侧目而视。你偷偷地把眼睛睁开一条,打蚤着蓝得相当可爱的天空。空中游走着一团团蘑菇状的‮大巨‬白云,气式战斗机拖着银白丝线在空中进行特技飞行表演。丝线一样的烟云渐渐膨,变成了震惊过世界的物理学公式:E二MC2oE=MC2正在大力改变着人类世界的面貌,但它并没有穷尽宇宙的奥秘:是的,没有穷尽,不但没有穷尽,而且不如九牛一;无论多么了不起、功大盖世、名标青史的伟人。也不过是九牛一!我希望我的学生里出几个超爱因斯坦的人物!

 他刚刚把嘴张开呼叮超爱因斯坦的诞生,吐出了一个不完整的音节,就有一张大手捂住了那妄图发出声音的

 “方老师,你已经死啦!”距离他的脑袋一米零二十毫米的上方,一个低沉的声音威严地说“死人没有权力说话!”

 我同意你的观点。死人没有权力说话。如果死去的人都喋喋不休,宁静的世界就会变得嘈杂不安,亚赛一个养场;如果死去的人不随即闭上他们的嘴巴,活着的人都会大便秘结,手脚冰凉,舌苔颜色碧绿,厚若铜钱。但是,校长,我记挂着我的学生,盼望着从他们当中产生超爱因斯坦、超居里夫人、超杨振宇、超李政道、超马克思、超列宁—

 校长大有力的食指和拇指,状如海蟹的大整和钢制的大钳,抠进了喋喋不休的物理教师的腮帮子-一那两个地方恰好有两个椭画形的酒窝,它们当年是美丽的象征。如今成了钳口的方便窟窿。

 方富贵只好把腹的下去把喉咙出的语言咽进肚子里去。语言愤怒地下行,犹如怀才不遇的大才子,穿透层层障碍,曲曲折折,最后变成一申悠悠的长

 他让我们观看校长的心理活动:我从前在街头上听人说山东快书,说书的是个胖大老头,拿手好书《武二郎》。汽车底盘当响,好像说书人敲打鸳鸯板:叮的个当,叮的个当,叮叮当开了腔,今天咱不把别的表,表一表山东好汉武二郎。说武松碰上了孙二娘,装醉倒在十字坡…说武松高,二娘锉,背不起来拖罗着。武松的子开了口,二娘的子自来破…拖拖罗罗往前走,忽觉得旋巴骨上撅了两三撅。说二娘边走边思量:自古道蜂死子它不死,没听说人死还活!早知道武松好这个,跟您二娘俺说说…

 校长想到妙处,忍俊不味一笑,护送遗体的人都歪头看他。校长又苦笑一声,长叹了一口气。

 校长的心理活动:曾听说翻蛤蟆剥皮心不死,方富贵人死嘴还活!叮了个当,叮了个当!活人话多都闯祸,哪轮着你死人胡智嗦!要是你不听俺的劝,找团棉纱把您的嘴堵着。

 汽车颠颠簸簸,是因为路面上砌着五颜六的鹅卵石。心脏。花朵。熊猫—这些美丽的卵石图案导致汽车颠簸。你知道导致你颇簸的力学与运动学原理。

 响随着汽车的颠簸,源源不断地从死人的眼里蹿出,一点气味也没有,但陪送死尸的人都紧锁着眉头,感觉到奥气扑鼻。

 校长的心理活动:方富贵,你平里不吭不哈,埋头苦干,素有拉革命车永不松套的老黄牛之称,小车不倒只管往前推,谷按里ih,w榨出油。我本来想发展你当共产,可刘书记有意见,刘书记说你脑后有反骨,他研究过骨相学,他根据经验知道像你这种骨骼的人都野心很大。都会十年潜伏,一朝反动。Pm然长叹。佩服刘书记,不愧是务专家,管人的专家。你死了,还念念不忘培养超马克思、超列宁的学生!长叹。如果你不是死啦,单凭这两句话就可以把你打人十八层地狱,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死人只要不给活人添麻烦,活人一般是不愿与你们打交道的。

 校长忍不住低声咕峨起来,好像与一个知心朋友谈心:“方老师,你要注意啊,要不是念你生前无过,我会向上级汇报,取消你享受特级整容师整容的资格。”

 他注视着平放在车厢铁皮板上的那颖头颅—脑后的反骨使脑袋左右摇晃,兔沾在嘴上,很像胡须—语重心长地说:“老弟呀,管理死人的官员,也喜欢埋头苦干、沉歇寡言的人。你还要注意遮掩脑后突出的骨头,顶宽大一点的帽子,管理死人的干部,没准也有刘书记那样的怪杰一目一会看骨相—这一点也不稀奇—树林子大啦。什么鸟儿都可能有—他们也不会喜欢你这块可爱的(说到这里,校长的嘴巴里出一股淡淡的嘲讽味道—有点像烧焦木头的味道)骨头。老弟,前途漫漫,好自为之啊!”校长一番推心置腹的话,感动了方富贵。他的鼻子好像被谁的皮鞋后跟瑞了一下子,奇酸奇。阳光热烘烘地照下来,他的眼泪挂面颊。是多么深刻的悲痛,使死去的人热泪奔涌?你向我们提问吗?眼泪在脸上蒸发,蒸气袅袅上升。E=MC2变成了稀薄的白云,燕子穿梭般飞行。他叹了一口气,发誓不再说话,免得给校长添麻烦。叹气时因为感到腮帮子酸痛,他张开嘴,意松动一下痉挛的咬肌,一粒热乎乎、稀溜溜的燕子屎不偏不斜,落进了嘴巴。四我们这个小城的人经常说:“快进‘美丽世界’啦!”革命老干部们则说:“快去见马克思啦!”

 泽东对‮国美‬记者斯诺说:“我快要见上帝啦!”

 这三种说法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一个美丽小城里的人,因为和老婆吵嘴,便感到万念俱灰、喝了两怀苦酒,腮上挂着混蚀的泪。长叹之后悲鸣:快进“美丽世界”啦!

 这种悲鸣相当轻松,也相当不负责任。不死不知道,死去才知道要进“美丽世界”并不很容易。对一般人来说,不不不!对所有的人都一样:活着不容易,死后也不轻松。

 方富贵身长一百七十五厘米。体重四十七公斤。五个男人抬着他往“美丽世界”大厅前进。两个中年的校工抬着他的两条胳,两个刚从地区师专毕业出来的年轻教师扯着他两条胳膊,校长走在最后,托着他的脑袋。你品尝着燕子的味道:酸酸淡淡的基本味道里,搀杂着蝗虫和蟋蟀的味道。

 每个男人只分担不足十公斤的重且,可他们都气端吁吁,汗侠背。死人是不是要比活人沉重?

 校长托着你的头,暗中用右手的拇指按着你脑后那块高于常人的骨头。

 校长的心理活动:方老师,我帝您把这块反骨按低些吧,这对您的前途有好处。不打麻药就施行骨术,这是很残酷的,但是投办法。所以,我们在街头上看到冻饿而死的汉,一定要收束住所谓的同情心。该冻死的就必须冻死;该饿死的也必须俄死。上帝能改变人的面貌,但无法改变人的命运。您忍着点吧,方老师。

 那块高凸的骨头在校长拇指的强烈迫下,不情地往里缩。疼痛难忍,小脑倾,脊推上迅跑着电一般的热。你咬紧牙关,为了报答校长苦口婆心的叮目,把涌到喉头的育语硬憋下去。家燕粪便的味道又腥又咸,勾起肠胃的反抗—这语在肠胃中翻腾,硬咽下去的燕粪在肠的翻腾,痛苦加痛苦是复合的痛苦,是双倍的痛苦:硬憋下去的言胃中翻腾。翻腾加翻腾是双料死人加活人是半死不活的人。语言与燕粪混合在一起,就像醉母和面团混合在一起,生发开来,膨开来,产生大量的气体,气休急于寻找出口,在一起,所谓的话就是这样产生的。于是,语言与就混合势,用一种难以分清是油滑还你换了一个蹲踞在横杆r的姿是庄重的口吻对我们说。

 响放得太多,引起了在前头抬腿的两个校工的强烈不

 校工甲的心理活动:果然是个臭老九,死了半天啦,还ImImam放臭

 校工甲五短身材,左臂上用两大头针别着一个红袖标,袖标上写着两个黄漆大字:值勤。校工乙瘦长身材,与校工甲在外形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右臂上也用大头针别着一个红袖标,同样写着两个黄漆大字:警戒!

 第八中学这两位校工与中国传统小说里的押解公人、搭配合适的相声演员有点类似,这是不幸的偶然巧合,你与他与我与第八中学领导人都没有关系。

 校工乙的心理活动:这个死教师脚脖子上有脉搏跳动,这说明他的血还在循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一他装死…我们把他抬进殡仪馆…半夜里…

 校工乙眼前出现的幻象:一个瘦骨伶仃的死尸从停尸房里悄悄地爬起来,把殡仪馆里的大小灯泡、细灯管全部拧下来,装进一条麻袋…殡仪馆里一团漆黑…大门无声开…窍灯贼扛着麻袋…消逝在河边的白场树林里一一

 刚从地区师专毕业出来的两个见习教师是双胞胎,连他们的亲娘也分辨不十分清楚谁大谁小。他们听过方富贵老师的示范课。实际上,他们考中地区师范之前就是方富贵老师的得意学生,遗撼的是,双胞胎没有语文细胞,偏科,语文考试从不及格,政治考试经常考出反动口号。最后,糊里糊涂、赖赖巴巴地混进了地区师范。

 他们抬着恩师的尸体,强忍着内心的悲痛,泪眼模糊。他们从老师的脸看到了自己的脸;他们从老师死尸上发出来的气味里闻到了自己的气味。如其说你们在为恩师痛苦,不如说你们为自己痛苦。

 双胞胎的内心独白:老师啊老师,我们抬着您活蹦跳的尸体,在咕咕卿哪的哀乐声里进行,好像抬着一只永不屈服的大对虾。老师啊老师,您肚子的物理学无处发便从门里发出来,我们听着您的长,眼前出现您写在黑板上的一申申物理学公式和浓如烟雾的彩粉笔末儿。它们虽然臭,我们照样喜欢它们…

 方富贵感觉到了两位爱徒滚烫的泪水沉甸甸地打在脸上。他‮劲使‬捏着他们的手,向他们表达着腔的爱情。死人抓住活人!一个教师,一辈子能教出一个好学生就足矣,何况教出了一大群好学生。你的嘴像两条肥胖的虫子,被内心的激动冲动于是像虫子一样动,你开口说话的危险随时存在。

 一切都逃不过校长察人类灵魂的眼睛。他除了继续对方富贵的脑后反骨施加压力外,还用两只眼睛的余光,左右横扫着双胞胎。校长虽然不是那种喜欢整人的人。但他有一种维护革命利益的自觉。他的思想活动在几分钟之内局限在两张政治试卷上—迫反骨的动作依靠下意识支配—自然不会是你和我们的政治试卷一我们暂时从政治考试的沼泽里逃脱了性命—当然是双胞胎的政治试卷—政治考试的前夜他们做了一个相同的怪梦:校长和教导主任,各提一‮察警‬叔叔使用的电警,戴着铁手套,穿着高筒马靴,站在考场人口处的两侧,对每个进人考场的学生进行通电试验。每个被试验的学生头上都飞进着绿得灼目的电火花—那‮夜一‬他们一起了褥子和被子—第一题:填空(每空一分,填错一空扣二分)—“四人帮”是指由、、、四人组成的反集团。

 双胞胎的答案:校长、书记、教导主任、赵大嘴(食堂的炊事员)。

 这样的学生难道不该开除吗?学校要开除他们,你方富贵发难,编动教师和学生联名写信上告。我就早看出他脑后有反骨!刘书记恼怒地说,可你还要发展他人!你用力按着他的反骨,连自己的指头肚子都发了热。

 这样的学生!不开除也对。他们双双考中大专,使我校的高考升学率提高了4%,名列全市第二。如果没有这4%,我校就要屈居第四位。第一名发金牌。第二名发银牌。第三名发铜牌。第四名牌也没有…

 “站住!”“美丽世界”华丽的大厅门口立着一个头戴黑色大盖帽,身穿黑色西服,足穿黑色驴皮鞋,黑帽子上绕着一圈血红箍,脖子上系一条血红领带,面如傅粉、若涂脂、长发取职的年轻女郎“站住!”她不高兴地重复着“站住,你们有‮件证‬吗?”

 双胞胎被黑色女郎的美貌怒,把沾着泪水的脸往袖子上蹭蹭,

 挑衅十足地说:“这里是一级保<十三步> m.IHbXs.Com
上章 十三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