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三步 下章
第二章
天虽然将近黎明,但毕竟不是黎明;黎明前的颜色是最黑暗的,这是可怕的真理。远处的公又在啼叫了,敲门声响亮而有节奏,像钟摆一样准确。

 她有点怕。心中无闲事,不怕鬼叫门,心中有闲事,害怕鬼叫门。你说她很惭愧地想起了昨天午睡时,在殡仪馆整容室里发生的事情。她还想起了多年之前青年物理教师张赤球敲响自己家的Rx房状门钉锦的情景。

 我认定先说物理教师去敲门的事情比较妥当,你说,因为时间随着思想者心境的改变,不断地变幻着颜色,改变着方向。

 李玉蝉的母亲—别看她现在躺在上,基本上变成一个活死人,想当年却是个风全城的蜡美人。蜡美人现在件部生了两个大褥疮,脓淌血,散发着臭气,灰白的虱子们正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啃着她的皮。请注愈:有一种女人到了中年比青年时更人,就像那名贵茶叶,第一道又苦又涩,谁喝了谁的舌头和口腔就倒霉,喝到后来,才能品尝到美丽的芳香和甘醉。蜡美人绝对是一位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一包名贵的新茶。喝她的第一道茶的是一个行为拘谨的年轻人,她的苦涩把他毒死啦。请注意:有一种男人是专门收获的,他从不付出开垦处女地的汗水。市劳动局的一位科长就是这样的男人。他跨干,身休和脸形都甚方形的,据说县位山东人,老家离梁山好汉黑旋风李ig的家乡不远。他的双手很大,李玉蝉经常把他的手幻想成两柄板斧,她曾亲眼目睹过王科长的板斧砍蜡美人的脂油般Rx房的情景,那是在夏天的中午,蝉在动物园的梧桐树上烦躁地鸣叫着,王科长双手按住两个Rx房;你对我说,粉红的头从中指和无名指的夹里‮奋兴‬地神出头来,哆哆嗦嗦,犹如某类小兽的尖吻。

 就在那一时刻,我产生了头的强烈愿望,她痴痴地想着—他告诉我们—敲门声响亮持久,像钟摆一样准确。黎明前的黑暗沉甸甸地迫世界,但她的心里一片光明。—他依然向我们勒索粉笔。他的胃膨起来,多棱多角的奇怪,仿佛永远填不,长颈鹿和野牛已经对着我们这群抢粉笔的强盗瞪圆了眼睛—系着红领巾的李玉蝉是个胖乎乎的小丫头,她的嘴巴干燥极了,是因为嘴巴干燥才去思念头呢。还是因为思念头嘴巴才干燥?她糊涂。她记起来了,就从那一时刻起她便糊涂了,脑子里的秩序混乱不堪,两颗红枣般的在她雪白的脑浆里。她糊糊涂涂地把脸俯到院子里的水缸上,缸里映出一张通红的女孩脸。嘴巴扭呀扭呀,像骆驼在反当。缸里还倒映着一片石榴花,七八朵含苞待放;七八朵蓬松大放,都是火一般的热烈,酒一般的浓烈。怪不得妈妈嘴里经常哼小调:石榴开花红似火我爱你来你爱我城里的小妞多如细砂为什么来磨我这半老婆I哟喻哟我的哥王科长还会拉胡琴呢,他拉着二胡唱,像电影里对山歌一样:石榴花开一朵朵只有一朵红似火小妞年少太哆嗦有滋有味半老婆我的姐,你说说不把你磨把谁磨

 他跳出来向我们宣告:我一向讨厌把氓小调写进文章里:既然如此“石榴花开红似火”也罢“石榴花开一朵朵’,也罢,就不可能是氓小调。我向你们第三次郑重声明,我不是第八中学的物理教师,孙子才是中学教师哩!当时,这小调给李玉蝉的刺仅仅次于两颗红头不,李玉蝉告诉我,红头、红色石榴花、妈妈与王科长搂抱在一起时发出的声音和气味,等等,都与非氓小调“石榴花儿开”的旋律织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有声有有气味的整体。简直就是艺术!

 那时候是政治开明、经济发展、物价稳定、市场繁荣的黄金时代,这座远离海滨的小城随时都能买到两只半斤的大对虾,半斤一只的海蟹。一指厚的鲜带鱼才三角钱一斤,香椿芽上市的季节里,城北鱼市上一片银子的颜色,在下耀眼,是带鱼在闪烁。鱼市散后,街都是鳞片,在红色的夕阳下闪烁,在白色的圆月下生辉,如果傍晚有雨,雨后月朦胧,薄雾如烟,远处河上的石拱桥像煞一条白龙,的空中,散布着新鲜的鱼腥味。小女孩从鱼市上归来,趴在缸沿上,在石榴花的火红映照下,注视着水缸里的水,缸里养着两只河蟹,海鲜充斥市场,河蟹便显出尊贵,所以呀,蜡美人才买了两只河蟹,养在水缸里观赏。

 它们的大钳子上生着茸茸的绿…两只长长的大眼忽而立起来,忽而伏下去…铁青色的螃蟹镇嵌在石榴花和石榴小调的轻软印象里,好像小城里那家工艺品厂里制造的工艺品…她垂在沿上的丰的腿上金灿灿,悠悠打打,像无聊孩童的把戏,成女人无意识中表现出来的童心童趣统称儿童行为,就像返祖现象一样引人注目—他煞有介事地说—我曾就中国某省一农村妇女生养了一个孩受到‮府政‬的高度重视的事与第八中学的物理教师们进行过讨论。孟老夫子认为物以稀为贵,并不仅仅因为孩是返祖现象‮府政‬才给予高度重视[,譬如头上生了角、一胎产下九个男婴、八十老姐生出新牙等等现象照样受到‮府政‬重视,不仅中国重视,外国对此类怪异现象也很重视,可见这是一个超阶级、超社会制度的现象。这说明了什么呢?当时物理教师们正为厕所问题烦恼,对讨论不感兴趣:当时方富贵老师还健在,他对这个问题也不感兴趣。那时他脸色灰白,头发上沽着一层自的灰尘,现在想起来他当时已是脸死相,典型的碎死预兆我们为什么大谈特谈孩之类无聊的话题而不去关心一下垂死的方老师呢?只有孟夫子一个人嘴角上挂着一朵小泡沫与我说话。他说人是喜欢怪异的动物,为了足人的心理需要,‮府政‬便大力发现和宣传怪异现象,为沉闷的生活增加刺和因刺而生发的快。一个社会可以没有艺术,但不可以没有怪异;假如没有艺术,怪异便应运而生…小郭把一张报纸推到我们面前,第一版上赫然一条消息,用二号黑体字打着标题:孩已就读小学,智力水平高于一般儿童。还有一张扑克牌大小的照片。浓眉大眼、脸细孩脖子上扎着一条黑色的红领巾对着我微笑。

 敲门声继续进行,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那个当年的女孩是否注意到自己的细软的金呢?她在水面上看到白己上生出茸茸的绿时精神状态如何?这些几乎等于隐私的问题是不便于向李玉蝉本人提出问讯的。即便她是我的子,假如我不是非常爱她,也不会问她这个问题。青春期是神秘而痛苦的,是惶惶不可终的,是悄悄地来临的—你像一个精神病专家一样喋喋不休—我们经常有这样的感觉:昨天她还是一个拖着清鼻梯的小妞,‮夜一‬之间就变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还有一个问题:有一些屡遭批评的字眼,如腋、xx,为什么总让人感到羞和肮脏?明明用高级香波洗了一千遍,又洒上了名贵的香水。它不但柔软富有弹而且散发着扑鼻的香气,见到实物都感到美好,为什么见到符号就感到vi读神灵、侮辱母亲呢?他说。这是一种病!很普退的病。

 基于上述复杂的原因,物理教师绝对没问过李玉娜的第一胡须是何时破皮而出的。李玉蝉的胡须腋之类与这个漫长的故事又有什么关系呢?有关系,关系密切,而且让人痛心;但时间长久,痛苦已经变成麻木。我们还牢牢地记着你为我们描绘过的二十多年前的蜡美人:那时候她还年轻。板直,神清气,梳着光溜溜的飞机头,鬓边

 一朵小红花,颇似旧小说里开野店的老板娘。你不嫌哆嗦,对我们重复叙述蜡美人的容貌。并肯定地说:

 蜡美人鬓边的小红花是从庭院里的石榴树上摘下来的。她选择那些蓓蕾半开的石榴花头。当时还无有高级护发素之类奢侈品,蜡美人用刨花水刷头,用酒浸泡过的猪胰子擦脸,土法上马,既不污染环境也不损害‮体身‬,体现了自然经济状态下的质朴之美。

 文学里写体不犯大忌讳,问题在于作家描写体时,是否那着的体就在眼前晃动?是否应该嗅到人的香?或者,更进一步无地说—是否应该嗅到分泌的气味?如果是这样,那不活活就是“意”吗?如果不这样,能进行不俗道的体描写吗?

 对你的这种蛮不讲理的述,我们无法制止。我们听你说,你继续说,你说:

 现在还必须记住的是:从第一部末尾就开始了的敲门声还在继续,节奏不变,音量也不变,准确程度依然如钟摆的运动,究竟是谁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敲击着物理教师家的门?只有开了门才知道。

 李玉蝉忘不了她的母亲赤身体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形象。蜡美人为了保持脚的卫生,穿着一双红缎子绣花鞋,鬓边斜一朵蓓蕾初绽的石榴花—李玉蝉对我讲述她母亲的光辉形象时,我的脑海里油然滑过《金瓶梅》中潘金蓬的影子,固然我从来就没见过潘金莲—她珍惜地‮摸抚‬着自己的。五月的燕风掠过街道;掠过市‮府政‬的豆绿色小洋楼,鲜的五星红旗时而舒展时而低垂;还掠过白杨树梢,铜板般大、背面生着白茸的杨叶容忿簌簌地响着;五月的薰风凝聚在小市民的庭院里,一切都新美如画。李玉蝉呆呆地坐在门槛上,看着走来走去的母亲。燕子在她家的檐下垒起了白色的新巢。还有,那匹耳朵如削断的竹节般的小狼狗跟在休女人微微撅起的股后,嗅来嗅去,并且连续地打着怪声怪气的嚏。

 青春期的羞涩感是如何消逝的呢?难道仅仅依靠红头从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神出头来这一细节的力量就能把一个少女的羞心剥夺得干干净净—他把挂在笼中横杆上的‮体身‬欠了欠。神了神脖子,这是他开始发议论的习惯性动作—王科长有一位漂亮温柔的子和两个天真活泼的孩子,那么,蜡美人只能是王科长的情人。无论多么黑暗的时期,情人都是存在的。情人的同义词是“娇头”、“夫”之类含着大最贬义的字眼,人为什么要找情人呢?难道只用一句话“道德败坏”就可以回答清楚r吗?我决不在你们面前对王科长进行批判,我同意李玉蝉的看法;她曾经十分真诚地对我说过:他是个好人!我们母女俩多蒙他照顾

 在这个家庭里,是不神秘的,爱表现出美好的容貌,坦而真诚蜡美人建议十五岁的李玉蝉光衣服与她一起在院子里行走,进行有利健康的口光浴,母女俩一丝‮挂不‬,昂首阔步,可谓志同道合。

 就是那个上午,她一低头,发现了自己的最值得自豪的部位,生出了金色的细。她惊讶地大叫起来:“妈呀,我下边长出了胡须!”

 母亲把都笑弯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傻孩子,那不是胡须,那是…眉毛!”

 后来,王科长晋升为市‮府政‬的副局长。

 李玉蝉坦率地对我说—好像说白菜萝卜一样坦然:王副局长和我母亲在一起做,我听到他们欢乐的呼叫声,心里很忌妒。有一天母亲不在,王副局长来了。他为我买了一双那时还很珍贵的尼龙袜子,红杠杠蓝杠杠,图案很漂亮,我好久都舍不得穿呢!他笑眯眯地说:

 “丫头,连声‘谢谢’都不说?"

 我了褂子。子,头,摘了罩,摘一朵石榴花在头发里,跟拉上母亲的缎子鞋,在院子里走着。王副局长脸是汗。我笑着,一步步向他过去,他的眼泪哗哗地下来。后来他说:

 “你还是个孩子…”

 我阵着他。他像个笨手笨脚的大孩子一样。我骑着他,他驮着我院子爬。母亲一步撞进来,从缸里舀水泼我们,大家一齐笑。母亲也光了,我们在泥里打滚,王副局长把猪的动作和猪的叫声攀仿得维妙维肖。中午,我们把缸里的河蟹捞出来,用蒜臼子捣成糊,打上鸡蛋,炒了一盘新鲜韭菜,味道鲜美极了…

 这一切是多么美好啊!我感慨地说。

 我的心头始终存在着一个疑团解不开:既然你跟王副局长有如此的关系,为什么不让他给你安排个好单位好工作,他是劳动局副局长啊,你为什么偏偏去了殡仪馆呢?

 她鄙视着我,让我感到自己的灵魂十分肮脏,在她清澈目光的注释下,我感到无地自容。粉笔,拿粉笔来!我们渐渐地明白了。你吃粉笔并不是为了充饥,而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和恐慌。

 双鬓已沾染上冰雪的王副市长每天午饭后都要小憩半小时。这半小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的家人和部属都尊重他的神圣权利。其实在这半小时里他不可能睡去,他迷糊糊地躺着,谛听着忠实的胃肠有条不紊地呼噜着,好像一只蜷缩在沙发上睡着的狸猫,思想着肚里的老鼠和里的老鼠以及在墙边悄悄行走的老鼠和抓老鼠的烈场面。据说,哪怕你跟一个情深意笃的女人做过一千次爱,最终能记住的,也不过是一到两次。做的习惯当然是生活习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们敢于赤的交流一一我们不敢!—你强调着。我是说如果敢,你们就会发现,是支撑我们生活大厦的一重要的支柱,它的颜色是红的,绕着缀花朵的藤蔓,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你们喜欢比喻吗?用男生殖器来比喻生命之船的桅杆,必然导致用女生殖器来比喻生命之船;桅杆遥立在船‮央中‬,又可以简单的比附为活生生的的象征。所有的比喻都是徒劳的,但没有比喻又无法反映世界。所有的生活都是重复的,花样翻新,万变不离其宗,但没有生活又无法繁衍人类,而且还不仅仅是繁衍人类的问题。所以,王副市长在午休半小时里反复咀嚼的,只能是他与李玉蝉第一次做时的情景。用详细的笔法来描述一个漫长的爱过程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我只打算告诉你们他与她的几句对话:

 你是我的爹吗?

 不,我不是你的爹

 你的是黑的,为什么我的是黄的呢?

 你是黄丫头么!

 我不想读15啦

 很好,有志气的革命青年应该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大革命实践中锻炼自己,及早投身切实的、平凡的革命工作

 …这个丫头真是个难以捉摸的怪物…王副市长想着,他的习惯告诉他半小时的甜蜜回忆即将结束,但他不想从舒适的沙发上欠起臃肿不堪的‮体身‬。皮里积淀的大量脂肪彻底改变了这个山东好汉的体形,肥胖难道仅仅是认为多食鱼吗?你好像向我们提问,但你不允许找们回答,你自己也是虚晃一又匆匆前进:他等待着比时钟还准确的秘书唤他起来。下午,他应该去第八中学参加一位物理教师的追悼会。“第八中学”、“物理教师’,都是引起他口香味的和酸味的字眼,毫无疑问这种生理反应的源在爱问题,在于他几十年前与初生柔软黄的美丽少女李玉蝉的罗曼史—他在笼中横杆上神直了脖子然后伸出舌头干裂的嘴

 我们的小说往往把高级领导干部塑造成高度理智的人物,好像他们,卜无有一个大情种—这不是现实主义的态度。政治舞台上,男政治家的情妇究竟占有多大位置?是半壁江山还是一块抹布?中庸的办法、公正的评判是对这两种状况都表示认同。有政治家就必然有情妇,有情妇就有半壁江山、就有抹布,这是大家都清楚的、公开的秘密,并不因为我们闭上了眼睛,天空和道路就不存在。

 几十年来,我们的舆论都在强烈的抨击‘,情人”但结果如何呢?你们回答!他高叫着。我们着,显得相当木访。

 在这里,虚伪和诚实的位置是怎样较量着呢?你们为什么不回答?我们聪明地把一束粉笔递L去。想用粉笔堵住我的嘴巴吗?

 我们究竟敢不敢承认政治家的、究竟敢不敢承认政治家的情人的合理存在,以及政治家的情人对历史发展的影响呢?

 —他在笼子里乎舞足蹈着。柔软的‮体身‬绕在横杆上,使他不至于因手脚动作掉到笼底跌破脑袋。我们几乎悟到他为什么要呆在铁笼吧吃粉笔了。我们脑子里转动着把他从笼中拖拉出来的念头,他就像透r我们的心思一样高叫:我不出去!你们让我出去,我立即就四

 在这座小城里,没有秘密。

 在一次全市校长会议上,主管文教的王副市长来作有关学校基建的报告。

 学校里都缺教室,都缺教师宿舍。

 粥少僧多,争夺是烈的。

 八中的校长在会议休息时,贸然敲响了休息室的门。

 王副市长睁开眼睛,出不的眼神,热情地说:

 “马校长哎。请坐啦。”

 马校长瘦长身躯,有两扇巴掌大的招风耳,他当然看出了王副市长的厌烦心理,但他有成竹地徽笑着,般出了两顺狡猾的黄门牙。弯了一下。小心冀翼地坐在沙发上。

 “有什么事吗,马校长?"

 上面的话是废话。这我知道。请理解。

 马校长说:“王副市长,我们八中最困难,没有比我们第八中学更困难的啦…我可以举个例子给您听:张赤球是六十年代初期的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生,物理教师,从事中学教育二十多年,他爱人是殡仪馆特级整容师,姓李,名玉蝉。原住金鱼巷十三号。院子里有一株石榴树。张老师说过。火红的石榴花顿时开放在王副市长的脑海里…自从金鱼巷被推土机推平之后,她就跟着丈夫在八中住。她有一个瘫痪在的老娘,两个儿子,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小学。五口之家,住着一间半房,惨不忍睹啊!王副市长,两个孩子睡在墙里,老人睡在半间厨房里…我这个校长,心里很难过…”

 马校长揍了一下鼻涕,眼圈子通红,只要稍微努一下力,泪水就会盈出眼眶。但最能打动人心的是的泪水。文明节制不失分寸,只有十足的笨蛋才在政治家面前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王副市长眯着眼睛,神色安详,嘴略微有些发白。

 马校长弯着,退出了休息室。

 她的腿还是那么可爱地、下意识地、童趣十足地悠来去,这动作与坚持如一的敲门声构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内容,就像命运一样不可抗拒

 物理教师因为自己的无能感到了深刻的内疚。她的体他不敢看,他羞涩地把脸埋在枕头里,殡仪馆里特有的气味丝丝续缕地升起来—到处都能嗅到殡仪馆里特有的气味,也像命运一样不可抗拒。

 <十三步> m.IhbXs.COM
上章 十三步 下章